左宗棠有余辄随手散去

永利高ag手机版登陆

2018-10-27

左宗棠▓▓▓,字季高,湖南湘阴人▓,与曾国藩、李鸿章▓▓、张之洞并称“晚清中兴四大名臣”▓。 左宗棠49岁投笔从戎▓,创建楚军,50岁即获授浙江巡抚▓,52岁晋升闽浙总督,此后的20余年,出则为阃帅▓▓,入则为辅相▓▓。 按照当时高薪养廉的制度,总督和军机大臣每岁的俸禄高达白银2万两,从左宗棠官拜闽浙总督之后▓,20余年里他所获得的俸禄应当不少于白银40万两▓,是一笔相当可观的钱财。

但在左宗棠去世后,家中却是非常清贫,也没有留下多少钱财,据左宗棠的曾孙左景伊在《我的曾祖左宗棠》一书记述,其曾祖父死时,4个儿子每人只分到5000两银子,合计2万两▓,只相当于左宗棠一年的工资。

那么,左宗棠生前的巨额俸禄是如何处置的呢?用于家中▓▓。

左宗棠作为军中统帅,戎马生涯▓▓,驰骋疆场▓▓▓,与家人聚少离多,每年也拿出一部分俸禄补贴家用。

同治元年▓▓▓,他在给儿子的信中写道:“付今年薪水银二百两归……念家中拮据▓,未尝不思多寄,然时局方艰,军中欠饷七个月有奇▓,吾不忍多寄也▓▓。 尔曹年少无能,正宜多历艰辛▓▓,练成财器▓,境遇以清苦淡泊为妙▓,不在多钱也▓▓▓。

”这就是左宗棠每年仅区区白银200两所谓的养家费用,是他每年俸禄的1%▓。

不仅如此,他自己更是向来生活寒素,自奉甚俭▓,咸丰十一年末▓▓,他在家书中写道:“自入军以来,非宴客不用海菜▓▓▓,穷冬犹衣缊袍。 冀与士卒同此苦趣▓,亦念享受不可丰▓,恐先世所贻余福至吾身而折尽耳。 ”同时▓▓,他还经常教导子女俭朴度日▓,他的四儿子左孝同由湖南西来省亲▓▓,左宗棠给他定下戒约:一切以简约为主▓▓,署中大厨房只安两灶,一煮饭▓▓▓,一熬菜▓▓。

用于民生▓。 左宗棠特别关注民众的基本生存和生活状态,但当时政府在这方面的投入微少甚至根本不投入,他便不惜动用自己的俸禄用以改善民生▓▓。 同治十一年▓,他动用兵勇,在陕甘总督衙门右侧开凿挹清池▓,引来玉泉山泉水,可供数以千计的百姓汲饮清洁水源▓,所需费用数额不菲,用的就是左宗棠的俸禄▓。 光绪四年▓,兰州城墙要修补▓▓,他又拿出一大笔俸禄。

光绪七年冬▓,左宗棠离京赴湘▓▓▓,船过湘江时▓▓,风大浪急,航行甚险▓▓,他建议在北郊开挖碧浪湖旧址▓,形成江湾▓▓▓,削弱水势▓▓,以此造福民众▓。

3年后▓,这项动议付诸实施,他慷慨捐出俸禄2万两。 用于赈灾▓▓。

晚清时期▓,天灾人祸频发▓,老百姓挣扎在死亡线上▓。 左宗棠身为封疆大吏▓,蒿目时艰▓▓,常以赈济灾民为急务和要务,每次捐赠动辄几千两甚至万两白银▓。 同治八年▓,湖南大水▓,他捐出俸禄1万两。 同治十年,他捐出俸禄1万两给家乡湘阴赈灾▓。 光绪三年,陕甘大旱,他捐给陕西俸禄1万两,以工(发动民众凿井)代赈。

他回复陕西巡抚谭钟麟:“计开数万井,所费不过数万金▓▓。

如经费难敷,弟当力任之▓,以成其美▓▓。 ”此外▓▓,左宗棠还曾拿出俸禄2000两给安西贫民购买羊种,拿出俸禄6800两赈济皋兰牧民。

当年▓,他在从西北写给长子左孝威的信中说:“自入关陇以来▓,首以赈抚为急。 吾不欲令吾目中见一饿毙之人▓,吾耳中闻一饿毙之事▓。 ”用于公益。

左宗棠对于文化教育事业非常热心,行迹所至,在杭州▓、严州、福州▓、汉口▓、西安▓、迪化都开了书局▓▓,印刷蒙书、经书▓、史书▓、农书,如《四书五经》《种棉十要》等,这些书价格低廉,受惠者众,费用缺口都是左宗棠用自己的俸禄填平▓▓。 同治二年,左宗棠拿出俸禄1万两▓,在浙江严州收购茶▓、笋、废铁等物▓,以商代赈▓,在杭州卖出后▓▓▓,再用这笔钱办军工▓,开书局。 同治九年,兰州兰山书院待建▓,他捐出俸禄1万两▓▓,每年还补足学生的膏火之费2000多两。

用于士卒▓。

战乱年代▓,百姓水深火热▓,士卒的日子也不好过。 左宗棠经常与士卒同吃同住▓,一旦拖欠军饷▓▓,他就心急如焚。

光绪七年冬▓,左宗棠履任两江总督兼南洋商务大臣,有次他在扬州阅兵,见士卒辛苦▓,便用自己的俸禄犒赏每人两碗味道鲜美的鸡汤面▓▓。 左宗棠对自己的部下更是备加关爱▓。 刘典长期作为左宗棠的帮办大臣▓▓,不但解除了左宗棠在征战中的粮草军需等后顾之忧,尤其难能可贵的是素以清廉著称▓,后来他病故兰州▓,全家老幼无以为养▓,左宗棠痛悼不已,从自己的俸禄拿出6000两▓,5000两用于丧葬▓▓▓,1000两给刘典的母亲建造牌坊▓。 用于寒士。

左宗棠对于寒士穷愁潦倒的窘境感同身受。 同治七年▓,左宗棠得悉长子左孝威会试不中▓▓,特寄俸禄1000两到京,嘱咐他将这笔钱分赠给同乡寒士,充作返程的路费▓▓。

清末铁胆御史安维峻年少时家境贫寒▓,就读于兰山书院▓,品学兼优,很受左宗棠的赏识▓,每至岁暮,左宗棠就寄钱给他▓▓,多年不辍▓▓▓。

安维峻两度会试落榜▓,左宗棠一直资助他到光绪六年考中进士为止▓。

用于情谊▓▓▓。 在左宗棠官高爵显期间▓,族人▓▓、亲戚▓、同乡攀附不绝,为谋取一官半职,历尽千辛万苦找上门来▓。 对于他们的请托▓,左宗棠一概拒绝。 但左宗棠却是一个十分讲亲情▓、重友谊之人,对他们生活上困苦▓▓,尽量给予接济▓,并拿出俸禄,给他们作为返回家中的路费▓▓。

由于找他谋官谋职的人多▓,日积月累▓▓,对此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。 “我廉余不以肥家▓,有余辄随手散去▓。

”这是左宗棠68岁时所立遗嘱中所述▓。

至此▓,左宗棠在为官20余年的40万两巨额俸禄的去向就已经非常清楚了,除了自己及补贴家用的极小一部分外,大部分就这样在民生、公益、军需▓、济困等方面随手散去了。 (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