监督总统的韩国媒体值得敬佩

永利高ag手机版登陆

2018-10-12

权力和民粹化情绪,是媒体前行路上的两大考验,在这变动时代形势更显严峻。

这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。

这句话现在似乎特别适用于媒体,尤其是传统媒体。 从韩国的闺蜜干政门到新闻不断的美国总统大选,媒体扮演着非同寻常的角色,也面临着非同寻常的争议。 传统媒体最为公众所认同的角色,是揭露黑幕、挖掘真相。

但自媒体时代,传统媒体最为世人所怀疑的,也正在于其是否已经在权力或利益裹挟中迷失,变得越来越官僚化,难以担当国家和公众利益的看门狗。 在那些敢于说真话、说狠话的自媒体竞争下,越来越多的人对传统媒体的报道失去信任,失去兴趣。

可见,传统媒体的普遍衰败,不仅缘于技术和载体的冲击,还在于能否扮演好新时代的角色。

身处现代社会,无论什么制度、什么体制的国家,媒体都应在监督权力上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媒体是社会公器,而不能成为政府或者官员的私器。 尤其组织化的传统媒体,在监督类的报道中,本应发挥更大优势。 就此而言,韩国媒体在闺蜜干政门事件中的表现,令人刮目相看。

涉及总统丑闻,但媒体并没有遮掩或者忌惮,电视台和报纸等所谓传统媒体,均投入很大力量跟进,连平时给人感觉立场亲总统的《朝鲜日报》,这次也用力很猛。 铺天盖地的报道,在努力深挖背后的真相。

这才是媒体所应承担的角色,舆论监督无处不在、无人例外,才能让公权有所忌惮。

和韩国媒体最近的同仇敌忾相比,正处于总统大选周期的美国媒体,显得纠结了很多。

全美发行量最大的100份报纸,已经有50余份公开表达支持希拉里,相比之下,公开支持特朗普的媒体寥寥。

此前,特朗普已经一再声称,媒体对他的报道充满了傲慢与偏见。 但这种罕见的大规模公开站队,也令媒体是不是拉偏架成为网上备受关注的议题。 事实远比看起来的复杂。

如果仔细观察美国媒体的表现,就会发现《纽约时报》《华盛顿邮报》等主流媒体,在报道上并没有明显站队,没有回避希拉里的负面信息,希拉里的邮件门、健康门等,媒体都有详细报道。

但不少媒体的确又在社论或评论中亮明了态度,他们认为特朗普突破了太多底线,一旦登上总统宝座,会给美国乃至世界带来不确定性。 报道和言论分开,这是西方媒体的传统做法。 但普通读者可能不会特别在意两者的区别,媒体言论的站队,会影响报道中立的效果。 媒体支持希拉里的具体原因可能不同,但整体给人的感觉是偏保守、偏精英主义的,这在自媒体时代很可能不得人心。 如果留意一下互联网世界,就会发现质疑精英、挑战权威、反抗既有制度,已经逐渐成为一种潮流。

很多符合这种思潮的假新闻、阴谋论,在新媒体平台泛滥传播,传统媒体是加入狂欢还是当孤独的对抗者,变成很严峻、很现实的考验。 在美国大选期间,很多主流媒体选择了做对抗者,因为他们认为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,过于迎合网络情绪,太多言行公然挑战了社会固有的价值和秩序。 权力和民粹化情绪,是媒体前行路上的两大考验,在这变动时代形势更显严峻。 韩国媒体在监督总统中表现出的独立和气质值得敬佩,媒体实现了对权力的有效监督;而美国媒体在总统大选中的表现,到底是加剧了社会割裂,还是扮演了制衡角色、阻止了舆论场的堕落和失序,还需静待时间来回答。

传统媒体或媒体人对自身角色的彷徨,公众对于传统媒体的疑虑,正成为这个时代的某种特征。

但韩国媒体最近的表现,再次印证媒体作为一种制衡力量的价值。

只要有更大的独立性,有更多的选择空间,总会有媒体找到一条路,证明其存在的意义。 『凤凰评论原创出品,版权稿件,转载请注明来源,违者必究!』。